视频一区
视频二区
每日更新
热门小说
热门图片
棋牌推荐

邪恶术士奥蕾莉丝-免费视频

时间:2020-10-25 发布:97色伦图片97综合影院_日日拍夜夜嗷嗷叫_人碰人摸人爱免费视频
提醒:图片如果含有其他网址 请勿访问 谨防诈骗

免费视频闷吭了一声,来不及做任何反应,就带着满脸满足的淫笑倒下去了。
蕾琳。血月在卡加斯的身上摸了一阵,拿到了他的印记。
“今天我接待了一名腰缠万贯的收藏家,这位贵客想要购买某件特殊的器物。
酋长卡加斯。刃拳总是随身携带着一枚印章,用来签署各类官方文件。我要你替我夺回这东西。”沙塔斯城中那个虚灵曾经这样对蕾琳。血月说道,现在这个委托终于完成了,在动用了一个绝美诱饵的情况下。
蕾琳。血月打量了一下半空中几乎被射的满身精液的奥蕾莉丝笑道:“这家伙的尺寸可真大,感觉一定很美妙吧?现在我给想想,怎麽才能把你再弄出去呢?”
“呸……恩……”被卡加斯插的还在娇喘浑身流淌着精液的奥蕾莉丝半闭着眼睛又从嘴里吐出一股浓稠的精液,擡起头盯着蕾琳。血月笑着说道:
“这种“美妙”的感觉,我想你很快就有机会亲身体验到了呢……”奥蕾莉丝的眼睛里闪动着血精灵特有的金色光芒,那邪恶而充满魅惑的眼神让蕾琳。血月觉得浑身上下有点不自在。  

(3)

“感谢你的帮助,血精灵,这是给你的报酬。”
蕾琳。血月从沙塔斯城贫民窟的星界财团虚灵手中接过了一袋金币,然后跨上虚空龙,飞到了圣光大厅之中。
“阿达尔那个大灯泡依然醒目……”蕾琳。血月笑道,在她的身后,是一个蠕动的袋子,被绳子紧紧的捆在虚空龙的背上。
几秒之后她们便穿过了旁边的传送门,来到了奥格瑞码。
“呜……!”蕾琳。血月解开袋子,将被塞口球堵着嘴的奥蕾莉丝抱出来放在了地牢旁边的地板上。
“一会你就能见到我的委托人了,希望他看到你这副诱人的样子不要忍不住一口把你给吞了~ ”蕾琳。血月笑道。
“不过也许在尝过邪兽人的尺寸之后,也许你要对那些绿皮肤的家伙大大的失望了。”
不一会,一个高大的穿着铠甲的独眼绿皮兽人走了过来,他显然对奥蕾莉丝的出现以及她现在这副被全身紧缚的样子大为惊喜。
“血精灵,没想到你真的办到了,她可是个非常棘手的猎物。”
“废话少说吧,格隆。血眼,接下来要怎麽处置她随你的便,我只是来拿我的报酬的。”蕾琳。血月答道。
格隆。血眼笑了笑,将一袋金币扔到了蕾琳。血月的面前。
“很好,我喜欢做事爽快的人。”蕾琳。血月打开袋子正準备数钱,突然被袋子中喷出的一股迷烟呛的咳嗽起来。
“呜?!……迷烟?……死绿皮你敢暗算我?……”蕾琳。血月捂着嘴倒退了几步,身后传来了地牢闸门放下的沈重响声。
“我忘了告诉你,你自己也在我们的通缉名单上,因为你什麽人的钱都收,曾经暗杀过部落的将领。”格隆。血眼笑着举起了手中的双斧。
“抓住这个盗贼,别让她跑了!”格隆。血眼大声喊道,周围立刻涌出了全副武装的狱卒,一张大网从天而降,朝蕾琳。血月盖过来。
“身体……没力了……”蕾琳。血月抽出腰间的匕首,奋力的躲开了大网,游走的刀刃熟练的一下从铠甲的间隙捅倒了沖过来的一名狱卒。
“小心,举起盾牌!”格隆。血眼一声令下,狱卒们举起了巨大的盾牌,将蕾琳。血月围在了中间。
“用盾击!!”
“击晕她!!”
蕾琳。血月见无法找到攻击的间隙,乾脆用那巨大的盾牌作为跳板,一脚踩上去整个人腾空跃起,直奔包围圈外的格隆。血眼而去。
“把你的另一只眼睛交出来!!混蛋!”蕾琳。血月浸了毒的匕首对準了目标的眼睛,红色的长裙在半空中飞舞。
“很遗憾,盗贼……”格隆。血眼不知道从哪变出了一把盾牌,挡下了蕾琳。
血月致命的匕首,然后挥舞着巨斧,放出了一道强大的震蕩波,将已经几乎没有力气的蕾琳。血月震的连退数步。
“机会来了!”格隆。血眼对着眩晕的蕾琳。血月一个沖锋,将她再次撞晕,然后用满腔的怒气开始了连续的破甲。
“破甲!!破甲!!破甲!!破甲!!破甲!!哈哈哈!!”格隆。血眼狂笑着用手中的战斧一下撕碎了蕾琳。血月穿在身上的红色紧身皮衣,并将她缠在腰间的长裙整条割成了两截,然后又扯成了碎布片。
“呀啊!!……我的衣服!?……”蕾琳。血月在娇叫声中浑身的衣服几乎都被撕碎,只剩下手上的长筒手套和穿在修长美腿上的红色袜靴。
蕾琳。血月的身体彻底没有力气了,她被狱卒们一拥而上,双手被粗暴的兽人反剪到背后扭到极限,用结实的绳子用力的捆了起来。
“捆的仔细点兄弟们,她可是个狡猾的盗贼,不要给她任何逃脱的机会……”
格隆。血眼站在一边笑道。
“放开我,你们这帮恶心的绿皮……!”蕾琳。血月在挣扎中叫道,她的双腿被兽人并拢着用绳子一道道的捆了起来,胸前也缠满了绳子,一对失去保护的玉乳被兽人们捏在手里肆意的玩弄。
“把她们带到我的拷问室去,我想今天晚上我们可以玩的非常爽快嘿嘿嘿~ ”
格隆。血眼看着两位大美女差点没让他当场喷出鼻血来的惹火身段淫笑道。

(4)

蕾琳。血月的双手被朝后高高吊起捆在一起,并用镣铐锁住,脖子上则被套上了项圈,与地面连在一起,她修长的双腿被并拢着从大腿根部开始用绳子一直捆到鞋根处,紧密无比,被迫向前弯腰,挺着胸部翘起屁股维持着一个等着人来操的屈辱姿势。
“横荣幸我能在今天同时把两个大美人压在身下,那感觉真爽,哈哈哈~ ”
格隆。血眼捏着蕾琳。血月的下巴狂笑着。
“放开我!……你这混蛋,我会把你下身这条东西给……呜?!……呜呜哦哦!!?……”
蕾琳。血月还没骂完,格隆。血眼那条东西已经扑哧一下从她性感的双唇之间捅进了她的嘴中,并且趁着她中毒没力的时候,肆意的抽插起来。
“呜!!!……”蕾琳想用牙齿将那条该死的东西咬断在嘴里,但是怎麽也使不上力,不大不小的咬力反而让格隆。血眼感觉更爽了。
“嘿嘿,你的小牙齿咬的我好舒服,再用点力~ 恩……”
“呜!!!……呜噢噢!!……”蕾琳睁大着眼睛,扭动着身子忍受着格隆。
血眼下身那条丑陋的东西和那恶心的气味充满了她的口腔和喉咙,但她却毫无办法,但是马上更high的事情发生了,所有的看守,在血眼的召集下,纷纷自己破甲,破的身上一丝不挂,只看到七八条绿色的香肠在那晃来晃去。
他继承了兽人喜欢群p的优良传统,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呜呜?!!……呜!!!!……”蕾琳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下身双腿之间那个最隐秘最敏感的部位被一条粗硬的东西狠狠的一插,堵了个严实,一个壮实的兽人已经用一双有力的胳膊死死的抱住了她纤悉的小蛮腰,并将自己粗长的肉棒用最大的力量捅进了蕾琳的蜜穴之中,狠狠的干了起来。
这样一前一后,前后夹击还仅仅是热身运动,蕾琳被两个兽人插的混身不住的颤抖,呜呜的娇叫连连,当然,一边的奥蕾莉丝也没能幸免,她那娇媚性感的身体被三个兽人搂在怀中分别从前,下,后三个部位,用肉棒将她的嘴巴蜜穴和菊花插了个透,为了方便起见,她的双腿是被分开来大小腿捆在一起的,前面的兽人抱住她纤悉的脖子,让她性感的双唇含着自己的肉棒,下面的则用双手抱住奥蕾莉丝的双腿,让她骑在自己的腰间,仰躺着一刺到底,后面的那位,对着奥蕾莉丝高翘白皙的臀部,自然也是义不容辞的用自己的长处迅速填补了这唯一的漏洞。
“呜呜!!……恩!……”奥蕾莉丝的双乳被下面的那位兽人双手抓住,在抽插到亢奋处突然使劲一拧,便听到奥蕾莉丝花枝一颤,仰起头双颊绯红的浪叫数声,十分的过瘾,凭空给全队上个近似嗜血的效果。两位美女的娇声浪叫和扭动的美体,让兽人们热血沸腾,干的更加起劲,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只听见房间里两位美女急促的娇喘和那肉棒在紧实的穴壁间高速摩擦的声音。
“扑哧扑哧!!!……”血眼率先射出,将蕾琳的嘴里射的都是白呼呼的粘稠的精液,然后还拔出来,射了蕾琳一脸。
“呜啊啊?!……啊啊!……”蕾琳感觉喉咙都快要被这些恶心的精液给堵塞了,半闭着媚眼娇叫起来,从嘴里大口大口的喷出咽不下去的精液,但是紧接着,下体一阵猛烈的颤动,一股热流直喷她的花蕊,连续喷了好几股。
“呀啊啊!!……恩啊……混蛋……啊啊……”蕾琳娇喘着叫出的声音柔媚无比,已经分不出是骂还是惬意的呻吟,在她浑身颤抖的时候,那兽人用尽全力,再次对她脆弱的花蕊射出了致命一击。
“为了部落!……”
“扑!!!……”
“啊!!!……”
相比之下,奥蕾莉丝虽然面临三个人的猛烈夹击,虽然同样是娇叫不止,但是表情却没有半点被淩辱的屈辱感,而是一种女人在性爱时特有的娇媚的神情,充满无限的诱惑。
“恩啊!!……好大……的力……噢!……”奥蕾莉丝骑在兽人的腰上,昂起身子,那完全没进她蜜穴中的肉棒一阵猛烈的抽动,将亿万的绿色种子一个不拉的播进了奥蕾莉丝的肚子里。
片刻之后,她的后庭也被开了花,她那绝美性感的臀部,让那个兽人欲罢不能,一连射了好几次,精液都喷到了奥蕾莉丝光滑的脊梁上。
“恩……”
“啊……”
蕾琳和奥蕾莉丝两个人都是满脸红晕,浑身香汗淋漓,被喷的浑身上下都是精液的痕迹。
“很爽,不过好像还少了点什麽。”格隆。血眼捏着蕾琳的右乳笑道。
“把刑具拿上来~ ”
递到血眼手中的,竟然是一对透明的锥形罩子,罩子的尖端连着透明的管子。
“因为无良的牛头人商贩,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喝上新鲜的奶了,原本这是给母牛们準备的,嘿嘿嘿嘿……”
说着血眼将两个罩子一下吸在了蕾琳高挺的双乳上。
好了,现在连傻瓜也知道这东西是干什麽用的了,蕾琳的脸刷的一红,有气无力的骂道:“把这恶心的东西拿开!……你们竟然想……榨我的……奶?……混蛋!!不要……停手!?……呀啊啊啊!!!……”不管蕾琳怎麽叫,机器已经开动,那两个罩子一下被吸成了真空,将蕾琳的乳房吸的都变了形。
“血精灵,时不时感觉很刺激呢?当然,为了效果更理想,我们为你们準备了这个~ ”血眼说着捏住蕾琳的嘴,将一大杯液体灌进了蕾琳的肚子里。
“呜?!……”
“这杯强力催乳剂味道还不错吧?”
“什麽……催乳?!……呜!?……”蕾琳刚想把肚子里的催乳剂吐出来,她的嘴已经被经验丰富的血眼用布团堵了个严实,然后再用胶带将她的嘴巴封的死死的。
“呜呜呜呜!!!!”蕾琳摇晃着头,将金色的长髮甩的左右飞舞。
“药效的发挥大概需要5分锺的时间……恩……”血眼捏了捏蕾琳高挺的胸部吞了吞口水,来到了奥蕾莉丝的面前。
“至于你嘛,邪恶的术士,自从你上次大闹奥格瑞玛并且冒犯了大酋长拍夜夜嗷嗷叫人碰后,大酋长专门交代了要严惩,嘿嘿嘿,不过我该怎麽惩罚你呢?一下子我还真想不出用哪种刑具来让你好好的舒服舒服了~ ”血眼从火炉中抽出一把烧红的烙铁,放到眼前看了看。
“要不我在你那性感的臀部上打上个漂亮的标记?……恩,你那柔滑的肌肤,有点可惜啊,还是算了吧。”血眼放下了烙铁,换成了一条闪亮的皮鞭。
“又是鞭子,你们就不能换点花样吗?……”奥蕾莉丝擡起头柔声说道。
“的确缺乏新意,恩,所以我为你专门準备了这个……”血眼淫笑着扔掉鞭子,拿出了一把雷霆之怒。逐风者的祝福之剑。
“正好大酋长閑着无聊,去mc单刷了两把,这是其中一把,另一把已经被我们改造成了传奇级的刑具。
“——啊?啥?……”
“雷霆之怒。逐风者的调教神器!!”血眼拿出了两把闪动着电光的棒子,对着奥蕾莉丝的双乳左右一插,猛烈的电流立刻将奥蕾莉丝电的双乳上下乱颤,浑身抽筋般的扭动起来。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奥蕾莉丝被电的睁大眼睛娇叫不止,接着血眼将神器收回,将目光移到了奥蕾莉丝那刚被插的淫水泛滥的下体上。
“恩……恩……你要……做……什麽?……”奥蕾莉丝从血眼的目光中看到了极度邪恶的意图,一边急促的娇喘着,一边不安的喃道。
“接受神罚吧,邪恶的术士!~ ”格隆。血眼双手上的神器放射出了更为强大的电流,慢慢的朝奥蕾丽丝的下体伸去……  

(5)

“啊啊啊啊!!!……呀啊!!……噢噢!!?……”奥蕾丽丝被调教神器同时爆插进蜜穴和菊花之中,一时间强大的电流从那两个最敏感的部位涌遍全身,电的她浑身发狂的痉挛起来。
“啊……啊……好麻……哎……”奥蕾丽丝急促的喘着气,浑身剧烈的抖动个不停。
“别着急,这只是先让你热热身……”血眼将拔出的神器说着又插了进去。
“呀啊啊啊!!!!!……噢啊啊啊啊!?!……”
************
“好象是晕过去了?这骚女人的下面已经流的不成样子了,效果比想像中还要好,嘿嘿~ ”血眼看着被电的浑身虚汗,身子还在一个劲抽搐,下体爱液狂喷的奥蕾丽丝笑道。
“从今以后,她们就是我们解闷的玩具了……当然,还可以解渴……”血眼转过身,用手捏住蕾琳被催乳剂刺激的鼓胀起来的乳房上,然后用力的一拧。
“呜哦哦?!……呜!!……”蕾琳娇叫数声,一股细细的白色乳汁从她抖动的双乳前端喷了出来,被尽数吸进了管子中。
不过事情并没有血眼想像中的那麽顺利,毕竟如此娇媚的两位顶级美女,也不是一般人能长期消受的起的。
第二天晚上,当血眼抱着奥蕾丽丝那性感的纤腰不知道是第几次将自己十几亿的精虫射进那销魂的蜜穴后,略显疲惫的他开始坐下来喝起从蕾琳那对饱满的乳房中榨出来的新鲜乳汁。
“味道不错啊,血精灵,你自己要不要也来一杯?”血眼举起杯子在被堵着嘴的蕾琳面前晃了晃。
“呜!!!……”蕾琳瞪着眼,羞愤的扭动着身子。
“恩……我想喝一杯,可以吗?……”奥蕾丽丝在一边擡起头,柔声问道。
“哟?你的耐力真是超出一般人类女子一大截呢,这时候还有閑情喝奶?哈哈哈~ ”血眼回过身,走到了奥蕾丽丝的面前,将杯子放到腰间,搓着自己的肉棒,将几股精液喷到了里面。
“来,给你加了点很补的调料,给我乖乖的全部喝下去。”
血眼解开了奥蕾丽丝的双臂上的绳子,让她自己捧着杯子。
“喝啊……喝下去,哈哈哈~ 你开始有点奴隶的样子了。”血眼对周围的兽人守卫得意的笑着,完全没注意到奥蕾丽丝的瞳孔顔色在发生着变化。
“穿行于扭曲虚空的地狱之火,以我之名,将它们烧成灰烬,收割他们的灵魂吧!”奥蕾丽丝低吟着,并用自由的双手做出了快速的施法动作。
“你在说什麽?……”血眼开始感觉有点不对劲的时候,轰隆的一声巨响,一颗巨大的陨石突然砸穿了地面,落进了地牢之中,将几个躲避不及的看守砸成了肉酱。
一个浑身冒着绿色火焰的陨石巨人从巨坑中站了起来,他庞大的身躯径直朝那些还没拿起武器的兽人们碾压了过去。
“快!拿起武器?!干掉他!!”血眼算是反应最快的,但是其它人就没那麽灵醒,毕竟大家已经整整射了两天了,脚底都有些飘,于是他们被陨石巨人的拳头轻轻的一碰,便彻底的飘起来了。
“啊啊啊!!?”一个守卫被陨石巨人一拳轰的穿墙飞了出去,其他拿起武器的守卫,在地狱的烈焰前,也被烧成了焦碳。
“该轮到你了,血眼,感谢你让我度过的快乐时光……”奥蕾丽丝举起杯子,媚笑着一饮而尽,陨石巨人朝着血眼大吼一声,带着绿色的邪恶之火,一拳将他的盾牌击的粉碎,并将他整个人轰进了地里,只剩两条腿还露在外面。
整个地牢弥漫着一鼓烧焦的气味,奥蕾丽丝活动了一下被捆的发麻的手脚,走到了蕾琳的面前。
“你说,我该怎麽处置你呢,恩?……”奥蕾丽丝象当初蕾琳捏着她下巴那样,捏着蕾琳的下巴,把脸凑过去笑着问道。
“呜!!……”蕾琳那高挺鼓胀的乳房被奥蕾丽丝捏在了手里,然后象玩具一样揉弄着。
“他们似乎想把你变成一头乳牛呢,我也认为这主意不错,恩……”
外面响起了刺耳的号声,看来陨石巨人的动静稍微大了一点,已经惊动了外面的守卫了。
“本来我不想再来第二次的……算了……代我想萨尔问好。”奥蕾丽丝走出地牢,向身边密密麻麻的兽人士兵笑道。
“术士们,把那个地狱火放逐掉!”赶来的战场指挥官们喊道,他们还同时带来了一大票原本準备和联盟切磋的部落精英。
“干扰我拿牌子你必须死!”一个兽人术士站出来,对地狱火释放起放逐术。
几个巨魔法师已经开始朝奥蕾丽丝搓大火球,另外牛头猎人们的可爱宠物们已经同一时间狂扑了上去。
“盗贼!盗贼在哪?面对一个裸体的术士,你们还在犹豫什麽?!”
“喂,部落的,我可没想把事情搞大啊……”奥蕾丽丝的瞳孔中滚动着巨大的邪能,她一头的长髮都因为能量的喷涌而飘了起来。
“首先,面对我暗影的怒火!!”奥蕾丽丝大喊一声,一道暗影的能量波彙集成恶魔的的身形,然后朝四周倾泻爆发,将在场的人全部震晕,其中包括离奥蕾丽丝的背部仅有数码之遥的8个盗贼,其中5个手里冒着冷血特有的蓝光。
“然后,迎接混乱之雨的洗礼!!”
一时间,无数的地狱火从天空中倾泻而下,如雨点一般砸在奥格瑞码的广场上,把包围着她的各职业强力精英砸的到处乱飞。
“我操!?你真的确定她是术士?!”在场的术士们面对成群的地狱火和被砸倒一片的盗贼们哀怨而嫉妒的喊道。
“法师们快冰环奥爆下冰雹!战士群嘲盾墙!牧师小d给我往死里奶!!74们快驱邪!74!?血74都他妈死哪去了?!”战场指挥官喊道。
“他们都去爽jjc了……”
突然一道闪电电翻了几个地狱火,板甲萨满大酋长萨尔手持毁灭之锤横空出现。
“他nnd,谁把我的屋顶砸了个大洞!?”
“萨尔,好久不见,如果你的手下们懂得应有的礼貌,我想你的屋顶应该可以幸免于难吧,哈哈~ ”奥蕾丽丝手持那根红色的“涅磐”法杖,在暗影和火焰的能量包围中笑道。
“又是你?!奥蕾丽丝?!你怎麽会在这??”萨尔瞪大了他的眼睛喊道。
“呃……说来话长,不过我想我该走了~ 尊敬的大酋长,代我向你亲爱的娜娜问好,还有以后一定要记得先把窗帘拉下来……”
“囧囧囧……你说啥?!你别想走!!”萨尔咆哮着朝奥蕾丽丝扔出了闪动着电光的毁灭之锤,可惜,被一双巨大而有力的翅膀挡下了。
“我最强大的奴僕,末日守卫,去和大酋长玩玩吧。”
“吼吼吼吼!!……”于是末日首位迈着牛蹄,张开翅膀朝萨尔飞了过去。
“我他喵的?!一个人就招了末日守卫,还是瞬招?!为什麽我们还要5个人啊为什麽啊为什麽我他喵的要删号!!”一群兽人术士掩面泪奔着跑开了。
然后奥蕾丽丝召唤出地狱战马,将捆着的蕾琳放在马背上,趁着空前的大混乱绝尘而去。
“快把这些到处乱窜的地狱火给清理掉!!部落的勇士们!!”萨尔挡下了末日守卫当头劈下的一刀大吼道。
“74们!!血74们出现了!!”不知道有谁突然大喊一声,只见一排排一列列金黄色的血74们,犹如天神下凡一般奇迹般的同时而整齐的从竞技场的大门内蜂拥而出,见怪就秒,顶着无敌鸡蛋壳神圣风暴开着翅膀一路飙下来眨眼的功夫就把几十个地狱火变成了碎石块。
“哪来那麽多地狱火,他喵的术士就是BUG!”血74们把末日守卫踩在脚下,义愤填膺的说道。
“你们怎麽突然?……”萨尔似乎还没反应过来是怎麽回事。
“他喵的,JJC又卡地图了!!!”  
(6)

  奥格瑞玛一片狼籍……
  首先是地面上数十个大大小小的深坑……
  然后是地狱火解体后留下的重达上百吨的碎石块……
“去把地精们叫来……”萨尔一拍脑袋,拖着毁灭之锤回去了。
************
“莎娜,让我们的血精灵朋友稍微快乐一点……”奥蕾莉丝坐在床边,单手托着脸对魅魔笑着说道。
“恩,我最喜欢这样的游戏了,先让我听听她动听的呻吟吧~ ”莎娜将手中的鞭子用力的朝蕾琳的屁股上抽去。”
“呜呜呜?!……”蕾琳赤裸的臀部上立刻被抽出了一道鲜红的印子。
“恩……主人……她的呻吟让我很兴奋呢……”莎娜用牙齿咬着皮鞭笑着喃道。
“她是你的了……也许你还有兴趣试试兽人们的新玩艺?”奥蕾莉丝笑着将闪着电光的逐风者的调教神器扔到了魅魔的脚下。
“啊,主人,我想她会觉得很快乐的,非常的快乐……”莎娜拿起神器,一脚踩在了被捆成一团的蕾琳身上。
“你说……我该把这东西插进什麽地方好呢?……恩?是这里?……还是……”
莎娜弯下腰,将神器冷不防杵进了蕾琳的后庭之中,然后又迅速的拔了出来。
“呜哦?!……”蕾琳浑身被电的痉挛了一下,接着鼓胀的乳头又被莎娜电了一下。
“呜!!……”蕾琳的酥胸上下剧烈的弹动着,在剧烈的刺激下,竟然有几缕乳汁被电的流了出来。
“哈哈,越来越有趣了呢,看来兽人们给她灌的催乳剂效力还没过……”奥蕾莉丝在一边笑道。
“恩……主人,你觉得口渴吗?……”莎娜的脸上露出邪恶的媚笑,一脚踩在了蕾琳高挺的乳房上,用鞋根将蕾琳的乳房压的都变了形。
“呜哦哦哦!!!……”
*******人摸人爱免费视频****
沙塔斯城贫民窟。
星界商人那高大而波动着能量的身躯站立在奥蕾莉丝的面前,他们是天生的魔法师,恩,也是天生的商人?
“我接到的委托是帮某个客户弄到幽暗沼泽的黑色阔步者的……卵?……当然我自己也没见过它的卵到底长什麽样,不过那位客户说他想在他的动物园中增加些新奇的生物……”星界财团的虚灵说道。
“要不是钱包拉在奥格瑞玛的地牢里,我才不想接那麽无聊的委托……”奥蕾莉丝喃道。
“对了,你们这收性感的女奴吗,恩?”
“术士,你说什麽?——”
“当我没说好了……”
奥蕾莉丝回到了沙城外的食人魔营地。
“好了,莎娜,我有些无聊的工作要做,你自己在这玩会吧。”奥蕾莉丝走进了食人魔首领的房间,蕾琳正被吊在房子的中央,双手反绑,屁股高高的翘起来,她的双乳跟部被绳子紧紧的勒住,将她原本已经鼓胀不堪的乳房勒的几乎要爆炸的样子,两根调教神器分别插进蕾琳的后庭和蜜穴大半截,露出来的部分,被蕾琳的蜜液浸湿,正在往下滴着水。
蕾琳双眼半闭,双颊绯红,不住的在娇喘着,浑身香汗淋漓,胸部大腿和屁股上到处都是莎娜留下的鞭痕。
“我们的盗贼朋友怎麽样了,看上去很尽兴的样子呢?”奥蕾莉丝踱到蕾琳的面前,用手托着她鼓胀高挺的乳房把玩着,然后突然使劲的一捏。
“扑哧!!……”一股白色的乳汁竟然被奥蕾莉丝生生的挤的喷了出来,射出半米多远,洒在了地板上。
“呜哦哦哦!!!……”蕾琳睁开眼睛,娇媚的扭着屁股浪叫起来。
“主人,我还没有玩够呢……”莎娜走过来,用高根鞋一脚用力的踏在了蕾琳高翘着的磅屁股上,一下将神器深深的踩进去了一截,伴随着滋滋的电流声,蕾琳仰起头不顾一切的浪叫起来,双乳上下乱颤射出白色的乳汁,下体则淫水直喷,顺着大腿内侧哗哗的流下来。
“好,这里交给你了,控制那个傻大个问题不大吧?”奥蕾莉丝看了看一边呆若木鸡的食人魔首领笑道。
“啊,主人你是说这些大脑还没有他们的蛋蛋大的傻瓜们?放心吧,他们现在都是我手中的玩具。”莎娜笑道。
“对了,既然是玩具,也该拿出来好好乐一下,来,大傻瓜,来和血精灵美女好好的乐一乐吧?”莎娜对食人魔首领命令道。
“好……”比兽人高出将近一倍的食人魔首领移动着他那蓝色笨重的庞大身躯,走到了蕾琳的面前,然后将腰间那些破布一扯,露出了尺寸无比恐怖的东西。
“啊,莎娜,别把她玩死了哦……”奥蕾莉丝摇了摇头,回头看了看已经被食人魔用那巨物顶住了屁股的蕾琳,微笑着离开了。
幽暗沼泽位于赞加沼泽盘牙水库的水底,被一群娜迦所占据,当然,有的地方也不完全是。至于它们究竟想干什麽,听说和一个叫一粒蛋的死瞎子有关,不过这不是奥蕾莉丝关心的范畴。
魔息术对术士来说,在这个时候最方便不过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潜水,奥蕾莉丝重新浮出了水面,这是一个在湖底深处的庞大洞穴群,幽暗沼泽位于洞穴群的最右边。
好了,现在只剩下进去把黑色阔步者弄死把它的卵弄到就可以了。
“恩,这里到处都是潮湿的海草味……”奥蕾莉丝看着在不远处飘来飘去散发着荧光的沼泽鳐,因为不想浪费时间,所以她刻意绕开它们。
不过很快一个庞大的浑身长满了海草的沼泽巨人挡住了她的去路,它那散发着绿色荧光的眼睛似乎有些不怀好意的样子。
“恩,元素生物……”
奥蕾莉丝在沼泽巨人的大巴掌拍过来之前,将它放逐了。
再往前走,一个叫霍加尔芬沼泽巨人领主和两个沼泽巨人正在高台之上游蕩,霍加尔芬的体型比一般的沼泽巨人更为庞大,在强大的元素生物面前,放逐术是不一定起作用的。
“看来到了这里就绕不过去了,不过我讨厌在这鬼地方游泳……”奥蕾莉丝拨了拨还没干透的长髮,吟唱起召唤恶魔的咒语:
“游弋在扭曲虚空中的恶魔,以吾之名穿越位面来到你的主人面前吧!”
一个庞大的蓝色身影出现了,虚空行者那厚实的身板横在了沼泽巨人和奥蕾莉丝中间,双眼中喷出蓝色的火焰。
“需要……进食……”虚空行者低沈的喊道。
“好主意……”奥蕾莉丝一打响指,虚空行者瞬间化成了一堆残渣,变成了笼罩在奥蕾莉丝周身的能量护盾。
一个沼泽巨人在献技的烈火中倒下去了,另一个则被奥蕾莉丝的dot腐蚀着,被甩到了奥蕾莉丝的身后。
“吼!!”霍加尔芬抖动着长满孢子和海草的庞大身躯朝奥蕾莉丝扑了过来,它强力的一击,却没能打破奥蕾莉丝身上的能量护盾。
“躺下去睡觉吧,大蘑菇!”奥蕾莉丝在护盾的保护下,双手喷出红色的火焰,将指间的一枚灵魂碎片熔化其中,朝霍加尔芬放出了一个超大的灵魂之火。
这种吸取了生物灵魂精华的法术是术士威力最为强大的魔法,霍加尔芬捂着自己燃烧的脑袋掉进了下面的暗河之中。
“啊,可惜没能吸到你的灵魂……”奥蕾莉丝站在高台边朝下笑道。
再往前走,就是娜迦的地盘了,这些浑身鳞片下半身长着鱼尾巴的家伙手持武器,似乎并不打算让任何陌生人通过。
“入侵者!”一个盘牙侍从挥舞着长矛朝短桥对面的奥蕾莉丝沖去。
“别激动,我只是路过……”奥蕾莉丝将刚刚召唤出来的小鬼抓在手里,然后朝娜迦们用力的扔了出去。
“啊啊啊?!……有必要这样吗?!!”小鬼浑身着火,在娜迦之间来回弹来弹去,将四五个娜迦砸进了下面的暗河之中。
“退回去,桥上太窄了!”娜迦们停止了前进,全部缩了回去,但是它们也同时发现,奥蕾莉丝不见了。
“入侵者呢?!”
“你们不觉得这冷了点麽?……”奥蕾莉丝在它们身后的岩石上,开始吟唱起名为火焰之雨的法术。
踏过娜迦们烧焦的尸体,最后一个拦住奥蕾莉丝去路的,是一头三个脑袋的海兽,它的全身被绿色的坚硬甲壳覆盖,有着一条长长的巨尾。
“你让我想起了矿道地铁里的那个大家伙……不过我没时间陪你玩太久……”
奥蕾莉丝面对朝它扑过来的三头海兽,带着刚召唤出来的虚空行者朝后跳进了下面的水中,岸边有通向黑色阔步者巢穴的道路,不过水里面似乎并不怎麽安全。
奥蕾莉丝被庞大的食人鱼群盯上了,这时候,虚空行者又发出了低沈的声音:“需要……进食……”
虚空行者对食人鱼群施放了群嘲技能。
“喀嚓喀嚓喀嚓……”食人鱼咬起东西来就象刀子割纸片那麽容易,不过这时候奥蕾莉丝已经在岸边梳理头髮了。
路上有一位破碎者猎人和他可爱的宠物——一头肥熊,奥蕾莉丝没有打扰它们,另外还附送了沿路所有的烤沼泽鳐和奇怪的昆虫若干,应该够他们再这吃个把星期,希望他们喜欢。
不过奥蕾莉丝很快发现,喜欢吃沼泽鳐的可能是另又其人,那就是她这次要找的——黑色阔步者,在星界商人的投影中,奥蕾莉丝看过它的样子,两条纤细的长腿,螃蟹一般的脑袋和长长的触手,似乎这里原来并不是它的巢穴,在洞穴的上方,有一个大大的缺口,满地都是沼泽鳐的尸体,而它正在缠着一只往嘴里送……
“很抱歉在午餐时间打扰你,不过,我需要你的卵~~”奥蕾莉丝笑着朝黑色阔步者射出了一枚暗影弹,正中这大家伙的脑袋,它那两条纤细的长腿似乎被轰的失去了平衡,原地踉跄了几步,然后扔下了手中的食物,朝奥蕾莉丝沖了过来。
它的触手显然跟不上奥蕾莉丝的速度,几次都扑了个空,但是紧接着,它的全身开始闪动着白色的电光,一股强大的电流以它为中心朝四周射去。
“呀啊啊!!?……”奥蕾莉丝正好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地方是干的,被电的全身痉挛着差点倒了下来,电本身的伤害并不大,但是却让奥蕾莉丝全身发麻。
“好麻……呃……”奥蕾莉丝扶着洞穴的墙壁,全身都闪动着电火花,但是更为猛烈的电流却再次袭来。
“噢啊啊啊?!……”奥蕾莉丝的下体和胸部在电流的强力刺激下,出现了非常亢奋的反应,似乎又回忆起了在地牢中被神器调教时的感觉。
“不行了……糟糕……我受不了这个……”奥蕾莉丝面红耳赤,捂着自己的酥胸和下体呻吟起来。
黑色阔步者没有放过这个捕获猎物的好机会,几条长长的触手一下就把行动迟缓的奥蕾莉丝双腿缠住,接着是她的双手,将她整个人拉到半空中,双手并拢着用触手缚在身后,然后开始连续的放电。
“滋!!!!”
“啊呀呀呀!!!?……噢啊啊啊啊!!……呃啊啊?!……”奥蕾莉丝被缠住她身体的触手电的浑身不住的剧烈痉挛起来,几条触手紧接着缠了上来,勒住了奥蕾莉丝浸湿衣服下两点依稀可见的高挺的胸部,另外几条则深进了奥蕾莉丝双腿之间的蜜穴之中。
“不好……完……完了……”奥蕾莉丝低下头呻吟着喃道。
一股更为强大的电流从黑色阔步者的身体迅速的朝它的触手末端传去,直捣奥蕾莉丝乳房表面和蜜穴中那些最敏感的神经而去。
“啊啊啊啊啊!!!……啊哈哈哈哈?!!……”奥蕾莉丝被电的纤腰乱颤,双乳象皮球一样剧烈的上下弹动个不停,修长的玉腿被触手紧紧捆着做着蛇形般的扭动,持续的电击让奥蕾莉丝被神器弄的对电异常敏感的快感神经异常的亢奋,完全失控,竟然将她电的下体一热,蜜液哗啦啦的倒喷出来,另外双乳的乳头鼓胀异常,也开始朝外喷出半透明的液体。
“啊哈哈哈哈?!!……不好……这样……下去……只怕……奶奶都要给……
呀啊啊啊啊!!!”奥蕾莉丝担心什麽就来什麽,黑色阔步者似乎已经找到了奥蕾莉丝最脆弱的地方,开始不停的对她的蜜穴和乳房持续的强力电击,电的奥蕾莉丝脑子中一片空白,连续的高潮不断,只知道一个劲的浪叫。
“不要再电……啊!!……电了……啊哈哈哈哈?!!……不好?!……”
奥蕾莉丝浪叫着浑身被电的亢奋的颤抖不止,下面早已经泛滥成灾,浑身软完,最后终于连白色的乳汁都被生生电的喷了出来。
“啊……啊……”奥蕾莉丝翻着白眼,有气无力的被触手紧紧的缚着,已经毫无反抗之力。
“呼!……”黑色阔步者似乎已经吃饱了,暂时没有把奥蕾莉丝吃掉的意思,不过它却伸出了一条长长的半透明的管子,直接插进了奥蕾莉丝被折腾的泛滥成灾的蜜穴中,那里面是一排排圆形的白色的比拳头略小的卵。
“咦?……什麽东西?……恩……”奥蕾莉丝缓了一下,看见了在管子中那一颗颗圆形的卵。
“啊……难道这就是……等等……啊啊啊!?……”
那管子在奥蕾莉丝的蜜穴中突然剧烈的抽动了一下,先是喷出了一股股粘稠的润滑液。
“扑哧!!扑哧!!……”
“噢啊?!……噢啊?!……”奥蕾莉丝的身体随着管子的抽动抖动了几下,然后那一颗颗卵开始迅速的朝奥蕾莉丝的肚子里射了进去。
“哧!!哧!!哧!!哧!!”
“啊?!……它在……往我肚子里……産拍夜夜嗷嗷叫人碰?!……噢啊!……呀啊……好多……啊啊?!……”奥蕾莉丝眼看着一颗颗的卵被排进了自己的肚子里,将她的子宫撑的慢慢隆起,排卵的速度象打机关枪一样越来越快,那管子一边抽动着,一边喷出一排排的卵,很快就将奥蕾莉丝的肚子撑的高高的隆了起来。
“恩啊?……啊哈……好涨!……呀……噢……要爆了……不行……呀啊……”
奥蕾莉丝一边呻吟着,一边看着自己慢慢鼓起来的肚子,扭动着身子娇叫道。
黑色阔步者接着又将另一根半透明的管子一下戳进了奥蕾莉丝张开着正在呻吟的嘴中。
“呜哦?!……”
一股带着刺激气味的液体一下顺着管子被灌进了奥蕾莉丝的嘴中。
“呜哦哦?!!……”
很显然,这液体有毒,奥蕾莉丝马上觉得浑身酥软无力,而且热热的,似乎是一种混合了麻痹和催情素成分的毒素,为的是让她乖乖的做孵化那些卵的母体。
“呜!!!……”奥蕾莉丝的意识逐渐模糊起来,但是却一直没有昏睡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感觉到肚子里的卵似乎开始自己动了起来。
“啊?!……恩……呀!?……”奥蕾莉丝在肚子剧烈的抽动中稍微清醒了一下,那些在她的子宫和阴道中不断互相摩擦着的卵刺激的她浑身骚热的呻吟起来。
“它们……再动……恩啊!……受不了……要出来了?……啊啊!……”奥蕾莉丝这时候才发现,自己被一些白色粘稠的东西包在了洞穴的墙壁上,双手和双腿都被紧紧的裹住,无法行动,自己圆滚滚的大肚子中无数的卵在不停的蠕动着。
“啊啊!……呀……呃啊!……”奥蕾莉丝在断断续续的娇叫中,感觉自己的穴壁被重新撑开,然后第一枚成熟的卵带着她的体液,从奥蕾莉丝的蜜穴中排了出来,紧接着,一枚枚的卵连续不断的被奥蕾莉丝从肚子里排出,粘在了她身下的黏液上,越堆越多,奥蕾莉丝的肚子也慢慢的小了下去。
“恩啊……啊哈哈……好多……还有?……呀……”奥蕾莉丝昂着头,慢慢的将肚子里的卵排完,浑身已经再一次被汗水浸湿。
“呼……终于……完了……但是……”奥蕾莉丝动了动身子,依旧是完全无力,而那些被她排出来的卵,开始慢慢的裂开来,从里面爬出一只只的小阔步者,细细的长腿就是它们最明显的标志。
小阔步者的叫声,吸引了它们母亲的注意,黑色阔步者那庞大的身躯走到了奥蕾莉丝的面前,用触手将一只只小阔步者缠住举到了自己的脑袋前。
“母子见面……真感动……但是……我怎麽办……恩……动不了……”奥蕾莉丝娇喘着扭动着身子。
突然间,奥蕾莉丝看到黑色阔步者再一次将那根産卵用的管子朝她伸了过来。
“啊?……难道……又要?……呀!!……”奥蕾莉丝看着那根管子一下伸进了自己的蜜穴中,然后用力的抽动了一下,放出了一股强烈的电流。
“呀啊啊啊啊!!!……”奥蕾莉丝被电的再一次乳汁和蜜液狂喷而出,浑身痉挛着颤抖不止。
似乎在确定了猎物还有足够的活力后,那根管子开始再次被一排排的圆形卵充满,然后一边抽插着,一边将卵注进了奥蕾莉丝的肚子里。
“呀啊啊啊!!……噢啊!……噢!!……啊!!……”
************
  沙塔斯城贫民窟
“好久不见了,术士,我还以为你被黑色阔步者吃了呢?你拿到它的卵了吗?”
星界财团的虚灵看着面前挺着大肚子的奥蕾莉丝疑惑的问道。
“呵呵……拿到了……好多呢……不过……恩……我得先想办法把它们弄出来才行……恩啊……”奥蕾莉丝面色绯红的呻吟着,然后慢慢的走进了旁边的旅店。

(7)

“莎娜,我回来了,有好好的照顾我们的血精灵美人吗?”奥蕾莉丝在处理完一些“比较私密的私人事务”后,来到沙塔斯城外的食人魔营地。
“呜哦……呜……”莎娜的嘴中含着食人魔腰间那超大的肉棒,正被捆成之前和蕾琳一样的姿势,高高的翘着性感的屁股,被两个食人魔夹在中间发了疯一样的猛干,那粗大的肉棒把可怜的莎娜的小嘴撑的大大的,不断的有大股浓稠无比的白色精液从她的嘴和下体倒喷出来,流了她一身都是。
“莎娜……”
(奥蕾莉丝开始朝目标食人魔酋长吟唱暗影弹等级??)
  在吸取了两枚热乎的灵魂碎片后……
“呃……好撑……”莎娜在呕吐出大量的精液后,躺在地上无力的摇晃着自己的尾巴,大量白色的液体源源不断的从她的颤抖的双腿间涌出来,整个人简直被食人魔的精液给淹没了一般。
“她呢?怎麽让她给跑的?”奥蕾莉丝将穿着红色吊带丝袜高根的双腿交叠着翘着坐在还热呼的食人魔的脑袋上,对着狼狈不堪的莎娜带着慵懒的笑容问道。
“跑了……趁我想换捆绑花式的时候,突然就把我给盲了……然后就……恩……”莎娜用手捂着下体呻吟道。
“……又是这样……食人魔精液的味道还不错吧,恩……”奥蕾莉丝笑道。
“吃的太……多了……呃……”莎娜脸上的红晕还没褪去,说着又从嘴中吐出一股精液来。
“好了,给我回恶魔深渊好好的休息去吧,近段时间我不会召唤你了。”奥蕾莉丝站起来打了个响指,莎娜的周身泛起一阵黑色的暗影能量,然后凝聚起来被奥蕾莉丝吸进了体内,莎娜全身抽搐着好象虚脱的样子最后闷哼了一声,便化为虚无消失了。
“恩……感觉还不错……”奥蕾莉丝抛着手中的那两枚灵魂碎片,转身朝门外走去。
沙塔斯城位于泰罗卡森林的西北边,这是一块鸦人,野兽和古代城市废墟奥金顿附近的“密教”势力遍布的地区。
传说奥金顿原来并不是这个样子,而是由于那帮密教烧饼为了追求力量召唤了某位禁断的位面生物,引发了超级大爆炸,所以搞成了现在的一片废墟。
至于鸦人,可以理解为长着羽毛的鸟人,可以算本地的土着种族之一,信奉某只要乌鸦之神的大鸟?不管是什麽东西,反正这种土着都跟一些恶心的信仰有关係,比如祖尔格拉布的那些巨魔……至少在奥蕾莉丝的眼里,这帮家伙也就是比较猥琐的灵魂碎片供给者而已。
“很无聊啊……找点事解解闷才行……”奥蕾莉丝躺在自己正在奥金顿荒野上空盘旋的黑龙坐骑那宽大的的龙背上,一边翻看着深渊之书,一边打着哈欠说道。
“恩,也许我可以实验一下一些有趣的法术……”奥蕾莉丝从深渊之书上记下了几句咒语,这是一本古老的记载着各种禁断的关于暗影和恶魔法术的书,被很多邪恶的术士奉为绝世宝典,原因嘛,除了上面记载了不少已经失传的强大法术外,还有一些异常邪恶的法术……
几只小鸟小龙在奥蕾莉丝的坐骑下几十米处飞过,从这座塔飞到那座塔,又从那座塔飞到这座塔,原来奥金顿荒野一共有三座幽魂之塔,谁完全控制了三座塔,就能获得一段时间中从奥金顿地下城中获得幽魂碎片的能力,然后拿到xx地点和xx人兑换一些xx东西,总之是件比较无聊的事情,不过联盟和部落似乎都喜欢在这互相较劲,大概是因为在沙塔斯城中受纳鲁的管束无法动手造成长期手痒无处发泄的缘故。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原本用来给这帮热血青年/ 热血僵尸门消磨暴力能量的战场因为联盟和部落间的春节停火协议似乎已经停止开放了。
“很好,这座塔的控制权被伟大的部落接管了……”一个血精灵法师在塔顶双手插腰,金色的长髮随风飘扬。
“果然还是,我们血精灵最帅呀,哈哈哈……”那个血法师仰天大笑起来。
“有联盟,快下来帮忙!”下面另一个血精灵女牧师正在和一位联盟的战士大叔掐的火热,接着又有一个人类的女盗贼骑着雪色的狮鹫沖下来对着旁边一个巨魔猎人就是一个背后毁伤,双刀插屁股。
“妈勒戈壁,你个自恋狂快给我下来帮忙!!”巨魔猎人嘴里的一对长长的獠牙刚说了一句,就被那人类女贼mm一刀削去了半截。
“不公平啊!!我还没放陷阱!!日啊!!”巨魔猎人被身高只有自己一半左右的人类mm追着砍,然后她的背后,是猎人的宠物,一只白色的猩猩在拼命的追。
“无能的家伙,还得靠本大爷……”血精灵法师说着华丽的从塔顶纵身一跃,用缓降术一路滑翔下来。
“尝尝我的奥术弹幕吧!”血法师大喝一声,biu的一下就朝那战士大叔射出一道旋转的白光。
突然间,他觉得自己的身体猛的一沈,在离地面还有十几米的时候咣的一下就砸了下去。
“缓落术失灵了?呀啊啊……”在一数声惨叫之后,地面上多了一个人形的大坑。
“喂……”血精灵牧师被砸下来的法师吓了一跳,没注意到那个被恐惧走的战士大叔已经开了狂暴姿态一个拦截就把她撞倒在地。
“破甲!破甲!破甲……”转眼间,血精灵牧师身上的衣服被大叔一下划破了大半,露出了里面白色的蕾丝内衣。
“住手!低贱的人类……喂,你在旁边看什麽看??还不过来帮忙?!”血精灵牧师对着旁边一个鹌鹑形态的牛头人德鲁依喊道。
“呃……塞那里奥议会是爱好和平的……哞……”那胖鸟说完就和身边的一个暗夜精灵小猫德跳起舞来。
这时候,远处又有一个人类术士骑着火光四射的地狱战马绝尘而来,即将形成3v3的胶着局面。
“真热闹啊,是个不错的试验场所呢~ ”就在下面掐的正欢的时候,一条巨大的黑龙从天而降,手捧深渊之书的奥蕾莉丝从龙背上走下来,双眼中射出邪恶的目光。
“这……这位是……”
“没有阵营标记的人类还是血精灵?”
奥蕾莉丝浑身笼罩在一层厚重暗影能量中,面带妩媚的微笑说道:
“环保的小朋友们,让姐姐来陪你们玩有趣的游戏吧……”
现场联盟和部落的勇士都察觉到了奥蕾莉丝身上那异常邪恶的气息……
“从语气和表情看,好象不是很友好的样子啊?”奥蕾莉丝首先吟唱的是全屏暗影箭雨。
“呜啊啊……好多大煤球!”本来互相掐着架的部落联盟被轰的四散而逃,虽然威力不是很大,但是那暗影箭轰在身上,却有种很难受的灼热感。
“恩,很华丽……下一个……隐藏在暗影裂隙的恶魔们,听从我的召唤……”
“难道她是新增的野外隐藏boss?”6人回过神来喘着气疑问道。
“暗影形态,暗言术。痛!”血精灵牧师身上的衣服本来就不剩多少,被暗影箭一烧,连内衣都破了好几个口子,立刻红顔嗔怒,娇叱一声,转变成了暗影形态,对着奥蕾莉丝就丢过去一个dot。
“呵呵,小美女,你可真配合呢……”奥蕾莉丝诡异的一笑,将剩下的咒语念完,这时候那牧师正对她施放精神鞭笞,一道黑色的能量线连在她和血精灵牧师之间,接着半秒不到,牧师身上所有的暗影能量便顺着那条线被奥蕾莉丝抽个一干二净,然后这些能量变成了一个和那牧师长的一模一样的人形,开始反过来朝已经失去暗影之力的牧师施放暗言术。淫。
“这是什麽法术?根本没……啊啊啊……”中了暗言术。淫的血精灵牧师,顿敢浑身拍夜夜嗷嗷叫人碰